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金牛托起了天秤的落葉(上)-2

採取了很自我的方式,試圖讓他偏離那條錯誤的航線,另覓一只能真正快樂同行的小船。可猛然間卻發現我是在躍躍欲試地將他推向狂風暴雨中,逼他去乘風破浪,已然忘記了他正在茫茫大海中顛簸流離,因為迷失方向而疲憊不堪,甚至瀕臨殘破了。而我,竟還全然不顧地執著著……常常,金牛就是這麼不可救藥的固執己見。
     
      幸好,幸好我及時聽到了他的喃喃呻吟,那麼微弱,那麼令人心酸……好疼,心?……我改變了姿勢——浸在水中,輕撫船邊,但願在他需要時能及時托起他,給他一些力量吧,而我所能做的就是把姿勢保持下去。
     
      可是有誰能夠將一件沒有理由的事堅持下去?甚至是不求回報、毫無怨言地堅持著……所以,別說愛是不需要理由的。可那些就是愛的全部理由嗎?我恍惚了。真的,我只知道,愛了就是愛了,有理由就是有理由,卻未必能完全清楚。唯一最清楚的是:我不能妄想一輩子都在他左右……該作個了斷了!
     
      國慶的長假實在長得很爽,而且我們還能提前多放兩天。幾個在酒吧裏喝了點酒的傢伙竟然瘋狂地決定第二天一大早就出發——去遠郊爬山,他也在其中。然後當時正坐在家中的電腦前“劈裏啪啦”著的我是突然地接到了這個意外通知的。其威力絕不亞於熬通宵的結果——害我直到合上手機時還在半夢半醒地盯著電腦螢幕。然後老媽探過頭來問我怎麼了,我沖她眨眨眼睛,喃喃道:
     
      “哦,他們幾個說,明早我們一起去遠郊爬山。”
     
      “爬山?明天啊?那你還不快準備,都快八點了!”
     
      “……啊?八點啦!天哪!……”我如夢方醒。
     
      ……在媽媽的提醒下我胡亂地在大背包裏塞了些日用品和剛買回來的方便食品。
     
      我從沒爬過山,也不知要爬的是怎樣的山。第二天一大早,腳蹬著一雙松糕休閒運動鞋的我就滿懷興奮地出門了。一行六人,兩男四女,在火車上逛蕩了兩個小時後便到達了目的地。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清早我們出發了,誓要征服那座看起來挺有挑戰性的主峰。
     
      偏遠的小山村裏,空氣很好,我們的心情也很好。只是剛下過雨的山上風大、寒氣重,有點涼。我們沿著村民指點的路線向山頂進軍。
     
      松糕底的休閒鞋,濕漉漉的泥草地,滿山坡那些被秋風吹落的葉子上都沾滿了雨露,沒有任何爬山經驗的我——十足一個“大包袱”!起初,倔強的我怎麼也不肯接受任何一只伸來的援手。畢竟金牛的獨立獨行讓我習慣了凡事靠自己,況且比較保守的我還從未握過男生的手。可當只顧著以老祖先們行走的姿勢緩慢移動的我在朋友的召喚下向後望了一眼之時,只覺得腦袋“嗡”的一下,然後就徹底趴在了陡峭的半山坡上。同伴們見我出了狀況,都立刻停了下來。此時呢,偏偏有一只金頂的大紅蜘蛛正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小憩,素來自命膽大的我雖然已經腿酥腳軟、臉色蒼白,卻還是忍不住指著那個美麗的大家夥,喊道:
     
      “你們看!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呀,怎麼一動不動啊?”
     
      “好漂亮哦……”
     
      “別動它!有毒!快過來!”他應聲看過來後立刻喊道。
     
      頓時我被驚出一身冷汗,幾乎要魂飛魄散了!
     
      “毒物?!天哪!”我腦中立刻閃現出電影中的武林人士在身中巨毒後,因無藥可醫而絕氣身亡的慘狀。
     
      “難道我真的要……”我不敢再胡思亂想下去了。在他一遍遍“快過來”的催促聲中,我早已冰冷的手瞬間就伸入了那溫暖的掌心中。
     
      ……被他緊握著,我的心在不覺間異樣地跳動著,我終於親身體驗到書裏面寫過的那個我總是弄不太明白的詞語:小鹿亂撞。雖然腳下陡而坎坷的坡路不容我多想些什麼,但對那只溫暖而有力的大手的依賴卻在悄然間產生了。從“上”到“下”,他除了偶爾讓我抱一會兒大樹,自己才好放心地去照顧一下其他朋友之外,就沒再輕易鬆開我的手,因為我踉踉蹌蹌、一臉驚慌的樣子著實令他擔心。而我呢,早已不願從他的掌心中滑落了。那溫度不僅在暖著我的手,也在暖著我的心。我好想讓時間靜止下來,讓我的手在他掌心中多停留片刻,也好讓我在這如夢般的甜蜜中多沉睡一會兒。然而,時間是流轉的,我只能把那溫暖而短暫的記憶不露破綻地留在山上……
     
      快下到山腳了,坡路也越來越平緩了。終於,我滿懷萬般不舍卻又不容置疑地輕輕抽回了早已變暖的手,輕聲道:
     
      “我可以自己走了。”
     
      “真的可以了?”他停住了腳步,扭回身瞅著我,有點不放心地問,隨之那只手又伸到我面前。
     
      可是我知道,我必須在下到山底前徹底地從那瞬間的夢幻中清醒過來。於是,我暗暗地提了口氣,克制住快要迸發的情感,鎮定地說:
     
      “真的沒事了。”
     
      看著我堅定的樣子,他只好放下手,我緊繃的心也隨之鬆開了。他說了句“小心點”,然後就轉身繼續向前走去了。
     
      我望著他的背影,定了定神,心裏深深地歎著氣……
     
      在回去的火車上,我們擠在了兩張六人的硬座上。一開始大家都帶著些許的興奮和饑餓邊吃邊聊著,著實好不熱鬧。可當肚子填得差不多了,抑制不住的疲憊就席卷而來,充斥著每個人的全身。我直直地將頭靠在椅背上,卻覺得脖子軟軟的,怎麼也托不住沉重的腦殼了,於是就一臉掩飾不住的無助了。
     
      “你靠著大鵬睡吧。”坐在對面的小雲見狀說,並用眼神指了指坐在我身旁的他。
     
      我看著小雲,想起剛剛在山上那個令我心緒糾纏的決定,猶豫地咕噥了一句:
     
      “這多不好啊。”話剛出口我就後悔了,好在大家都疲憊不堪,也就沒察覺出我這話中的幾許尷尬。
     
      “就是,多不好。”他順勢應了一句。
     
      我的心“倏”地一緊,莫非……他已經有所察覺?我有點尷尬地望著小雲,一時竟不知所措了。
     
      “哎呀,你就靠著他睡吧,有什麼不好的?”不明就裏的小雲看著我們倆。
     
      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摸了摸頭髮,正了正姿勢,像是自語道:
     
      “想睡就靠著睡吧。”說完像是不經意地掃了我一眼。我還沒來得及看清他的眼神,口中就不自覺地冒出一句:
     
      “那我就……”話音未落,頭已情不自禁地靠向了那個我全心嚮往的港灣。就在臉頰碰觸外套的那一?那,僅存的一點堅持也徹底坍塌了。偎依在那令我踏實的臂膀上,心很快地從躁熱中安靜下來了。還來不及多想什麼,就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也不知過了多久,耳邊朦朦朧朧地閃過朋友低語的聲音:
     
      “你看,她靠著大鵬睡得多香。”
     
      ……火車到終點了,我的夢也該到終點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