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墨遙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透過窗,看見的是灰白藍的5層教學樓,看不見的是花草魚木樹。
  
  左手習慣性的,支起耷拉歪向一邊的小腦袋,看著窗外。時間在慢慢地爬,沒有高坡低谷,沒有溝壑山嶺,平坦的一如以往。
  
  相對的兩幢樓相望著,坐在樓裏的人,看不見天,看不見雲。開著的窗,漏進些許微風,拂過她耳邊的發絲,輕輕地說著,還好嗎?還好,就像昨天。平淡,簡單,沒有什麼特別的。日子就這樣一點一點從指縫溜走。
  
  昨天,已經過去了嗎?噢,今天是星期六,不是星期五。她蹙了蹙眉頭,很快地,又似乎了然地點了點頭,努了努嘴,繼續發呆。
  
  昨天,沒什麼特別的事吧?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有嗎?沒吧,忘了就算了吧,反正也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事。哎,身子漸漸癱軟下來,伏在桌子上,玩手指。閉上了眼睛,她睡了?
  
  不對!騰的,她突然站起來,停頓了一秒,奪門而出。
  
  真的忘了什麼。
  
  一件不算重要的事。
  
  或許更多。
  
  奔跑著,風俯下身來,唇貼在她的耳邊,說,抬頭吧,可以看見天。
  
  是嗎,可以看見天?
返回列表